云南铜业高级技工学校

电话:0877-4961242

联系人:袁老师

手机:18987711988

E-mail:158379833@qq.com

地址:云南省玉溪市易门县龙泉镇济川路418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团工作 党团工作

【党史学习】党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得出的颠扑不破的真理

发布时间:2021-09-28 | 来源:admin | 浏览次数:66

军队的领导权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建军理论的核心问题。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坚持党指挥枪、建设自己的人民军队,是党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得出的颠扑不破的真理。”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以鲜血为代价换来的,是历经艰辛探索的伟大创造。它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并在新中国成立后实现了党领导军队和国家领导军队的有机统一。


习主席深刻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


中国共产党在初创时期,由于对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掌握军队的极端重要性缺乏深刻认识,没有建立自己的军队,因而面对蒋介石、汪精卫挥舞的屠刀几无还手之力。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使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进行革命,只能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斗争的基本形式是战争,主要组织形式是军队。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科学论断,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枪杆子”掌握在谁手里是关系革命成败的首要问题。南昌起义时,成立党的前敌委员会作为起义领导机关,并明确提出起义军中“党的组织是一切组织的根源”“党的作用高于一切”。此后,党又陆续组织领导了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等一系列武装起义。这些起义部队中也大多建有党组织、设立党代表。但在当时,各起义部队的党组织主要建立在团级以上单位,组织还不够健全,做不到牢牢掌握部队。一旦遇到环境艰苦、作战失利等情况,部队很容易出现思想混乱、军心不稳的状况。贺龙曾经回忆:“那时候的军队,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会散掉。” 


1.jpg

图为位于江西省永新县的三湾改编旧址。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摄


三湾改编从组织制度上解决了党直接掌握士兵群众的重大问题。1927年9月底,毛泽东同志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省永新县三湾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这次改编的最大成果是在部队中健全了党的组织,第一次实行班、排建立党小组,连队建立党支部,营、团建立党委的新制度,并明确部队的一切重大问题都要经过党组织集体讨论决定。特别是“支部建在连上”,使党在部队中形成了完整的、能直达最基层最前沿的组织系统。作为当时最早的一批连党代表,罗荣桓后来回忆说:“三湾改编,实际上是我军的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


古田会议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根本原则。1929年12月,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召开。会议通过了毛泽东同志主持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总结了党领导创建人民军队、开展武装斗争的经验,正确解决了建党建军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虽然古田会议决议中没有明确提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概念,但它实际上规定了党对红军绝对领导的原则。决议明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强调党在“军队中政治领导的作用”,必须加强红军中的党组织建设,使党组织确实成为“领导的中枢”。古田会议决议是红军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它所规定的基本原则不但很快在红四军中得到贯彻,随后在其他部队也逐步得到推广,极大地促进了整个红军的建设。古田会议确立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初步回答了在农村进行革命战争的环境下,如何将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对人民军队的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1927年南昌起义至1929年古田会议,我们党卓有成效地解决了建军原则问题,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使红军完全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将一切旧式军队的影响都肃清了”,我军真正成为一支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从党这个“先进母体”中获得了先进属性,有了牢不可破的政治灵魂和坚定的信仰信念,有了一切旧军队所不具备的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和钢铁般的纪律,成为无敌于天下的钢铁雄师。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在全国范围执掌政权的党,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居于核心领导地位,在军事领域里的必然体现就是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在执掌全国政权的新的历史条件下,为与新中国国体、政体相适应相协调,党进行了一系列制度设计和法制创设,将党领导人民军队的宝贵经验上升为国家基本军事制度,实现了党领导军队和国家领导军队的有机统一。


1949年9月,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统一的军队,实行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制度、统一的编制、统一的纪律,这标志着人民解放军成为国家的武装力量。针对在建设现代化正规化国防军的进程中一度照搬苏军“一长制”等认识偏差,1954年4月15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布的新中国第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草案)》,重申巩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确定党委统一的集体的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为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同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关于成立党的军事委员会的决议》,明确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担负整个军事工作的领导,是实现党对军队统一的集体领导的核心


进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建立,要求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与之相配套相协调。1982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党的中央军委和国家中央军委实际上是一个机构,组成人员和对军队的领导职能完全一致。这一军事领导制度的创设是我们党执政领军的重大创造。1997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进一步确立了党在国家武装力量领导体制中的地位。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着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采取了一系列重要举措,不断发展和完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实现形式。一是把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上升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条基本方略,纳入治国理政的全局;二是把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写入党章;三是把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上升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根本制度,体现了我们党的军事制度自信。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已经成为我国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2.jpg

1929年12月,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召开。古田会议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根本原则,对人民军队的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图为某部队官兵在古田会议旧址前庄严宣誓,赓续红色血脉,担当强军重任。姚安泉/摄

 

历史充分表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党长期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必然选择和伟大创举,是我们独特的政治优势和显著的制度优势。新时代,我们必须坚定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自信和政治自觉,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不动摇、不含糊,不断创新发展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实现形式,确保我军在前进道路上永远不迷失方向,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我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来源:求是网



 
客服头部

扫一扫,关注我们

滇公网安备 53042502001045号